「老当益壮」的故事

「老当益壮」的故事

admin 2016/11/05

这是一张尘封了三十多年的陈旧剪报,它使我回忆起年代久远的故事忆录,使我心暖无限,感动万分。

1981年,依母亲生前叮嘱,本要我设法往香港,留在为家庭维持生计,并让父亲献身我国的棒垒球事业而无后顾之忧。还有栽培五个弟妹学业有成而终身未嫁的两位年迈姐姐之身旁,照顾她们。但不幸,在申请期间,母亲病逝,我便被迫带着两个儿女转往人地生疏,举目无视的美国,备极艰辛,另创生活,经过五六年的奋斗终走上专业正道,从事了小提琴教学工作。

1986年在华青年会举辩了首次学生演奏会。休息时,一们不认识的人氏走过来和我攀谈,了解了我一生从事音乐工作和热爱棒球运动的情况,交谈之下,语多鼓励,次日这位先生还着人送来一张名贵的唱片,这是日昨音乐会上我女儿和一位学生合奏的巴哈(Bach)小提琴两重協奏曲的唱片,当时我感动万分,这张名演奏家演的唱片,三十年来,至今仍珍芷着,并成为我一生的纪念。

而更料不到,次日在当日的“东西报”上还登载了一篇对我这次音乐会以“老当益壮”为题的短评文章。原来他是旧金山英文双语“东西报”的创办人刘池光先生,初到美国,得到刘先生的肯定和鼓励,他给了我极大鼓舞,从此我对新生活充满了信心。我就是在刘先生的鼓舞下,我共举办了十次公开的学生演奏会,其中一次是我五十周年教学的回顾音乐会,另一次是为三藩市熊猫少棒队应邀参加北京举办的「国际儿童少棒球邀请赛」而筹款音乐会票价六元美金一张,共筹得六千元,音乐会后还有一位听众慨捐了一百元,另外,当刘先生知悉我想义务组织暑期少棒训练班,让此地的华侨子弟过好健康的暑假生活的意愿时,刘先生就先后派了一位外籍记者和一位中文记者来采访我,并在报上大力宣传,于是免费的暑假少棒班就诞生了,每年都有五十多名参加,三年后,北京方面邀请我们参加国际少棒邀请赛,我们便以熊猫队名义参赛。十多年来,我们参加四次之多。孩子们既作为技术和友谊交流,对家长们来说,也是作为导游活动,让孩子们一起了解祖先辈生活过的地方。此项活动得到侨联的旧金山市议会的嘉宾影响很大。从北京归来后在海华棒垒球协会主持下,掀起了棒球热,各中文学校纷纷组织少棒队。并首次在美国的华人自办了「海华杯」和「国庆杯」的少棒联赛和怀垒联赛,最后纳入每年一度的华人运动会,列为正式项目。可惜后来由于主客观的条件,而我又满怀热情投身到家乡的事业上,一去就去了整八个年头,以致少棒联赛停办多年,但怀垒联赛仍继续举办。




的确,当握着这张已发黄的旧报时,漫长的三十年已过去了,但忆亲一切新;历历在目。想当年,刘先生以“老当益壮”为题,鼓励我帮助我开创了新的生活,让我以年青的心态和希望来面对一切,这四个字指引了我的后半生,这些年来虽各奔前程,各自东西而未曾谋面,但在我深心处,我一直感恩在心,一刻未忘的。

而绝料不到,一日,上天赐福给我们,机缘再至,润别数十年之后,我们又相遇了,可以想你这份惊喜之情是无法言语的。而最最可幸的是经历了漫长的三十年岁月后,我俩仍健康健在。我们彼此欢谈别后,娓娓之道来,既暖心,也感触又感叹人生一番。我怀着谢意报了这些年来的人生历程和故事。两位“老人”触膝倾谈过去,那一刻不就很美和很动人吗?

次日,我特意把中山发展成“棒球小镇”这梦想的资料带给他,他看到我们发展得如此迅速也感到无比高兴。今天,我已得到92高龄的人了,由于各方面无微不至的关注,我虽不再能亲力亲为地为家乡尽最后的微力而感憾,但我内心却如刘池光先生肯定“老当益壮”般,我“雄心未减”“精神焕发”且“斗志依然”。所以,我返美后,在周末,人们会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年青”园丁一小群七八岁的华裔孩童活躍在美丽的绿茵球场上,在海外也不忘弘扬熊猫精神呢……其实,我是藉此抒发和寄托了我急速梦想成真那份期待心情和对已逝或存的至亲们所抱的无限眷恋怀念那份心情而已……

2016熊猫杯开幕前夕


航拍飞机在高空俯视球场


后记

自幼受父亲影响,我十分酷爱棒球运动。为了留下球场上的风貌和历史资料作为回忆依据,好让我在晚年找到一点慰藉,所以持起棒球的第一天,我就喜欢把报上有关棒垒球的报载剪切下来,至今亦然。对个人来说,能这样保存资料,我想我可算是第一人了。在空闲时,我常会从翻阅中找回往日美好回忆以自慰和获得点滴快乐。上述的故事就是翻阅到“老当益壮”这一页短评文章使我得到激励和鼓舞,从而充实了我的后生,今天我是怀着十分感恩之情,表达成这一小故事的。

梁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