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堂对捕手的要求是否太过苛刻?

名人堂对捕手的要求是否太过苛刻?

admin 2017/02/20

2017梯的古柏镇新成员正式出炉,由Jeff Bagwell、Tim Raines、Iván Rodríguez 三人顺利获选,成为名人堂的一分子。

本次的票选也同样是话题十足。长期受禁药纷扰的球星,如 Roger Clemens、Barry Bonds,本次得票出现大幅度的跃进,是否代表名人堂长期矜持的高品德要求逐渐松动。此外顶级救援投手的代表-“丧钟”Trevor Hoffman,仍以五票之差饮恨门外,是否可能影响未来RP们入选的机率与得票。

以及本次的主题-补手,由两位出身波多黎各的名将 Iván Rodríguez 与 Jorge Posada 说起。

捕手的角色

先谈谈捕手的重要性。捕手的职责包罗万象,举凡配球、打击、战术设计、一般守备处理,甚至担任心灵导师,都是捕手的范畴。捕手正犹如场上的指挥官,扮演教练团与球员之间沟通的桥梁。从数据的论点诠释,也认同捕手是场上最困难的守位之一。

随着科技的进步,若要衡量捕手的守备,除以其阻杀能力、守备反应为标准之外,更有“Pitch Framing”论其接捕好球的能力。然而,捕手最重要的工作仍是配球(这也是目前无法被量化的能力)。一个好的捕手应适当引导,并建立与投手沟通的能力。除了要充分了解自家投手特质,也得知道对手打者的优缺之处。因有其困难,这也是为何每逢春训,“投补报到”总是先于其他选手的原因。

因捕手的职责并非人人能及,而蹲捕更是项累人的工作,因此每位先发捕手都得配上一至二个替补捕手。另外,捕手的保鲜期也较短,年至一定岁数便得退下或转往一垒寻求延续生涯,累积成就自然不比其他选手。

苛刻的得票

第一个要谈的是I-Rod。Iván "Pudge" Rodríguez,1999赛季年度MVP,生涯14次入围明星赛、13座捕手金手套、7次银棒奖,更是2003年马林鱼夺下金杯最重要的功臣之一(该年国联冠军系列赛MVP)。累计成绩的部分,生涯出赛2543场,其中2426场都以捕手身分出赛,甚至到最后一个球季仍以其为重心,与许多捕手在生涯晚期因退化、长年伤势而转往一垒延续生涯相比,I-Rod 堪称一代铁人代表。打击部分,10270打席、2844安、572二垒安等...纪录皆高居捕手第一,虽不及普遍认定的“3000安、500轰”,但多项数据仍名列前茅,可谓战功辉煌。

另外一位,想必台湾的球迷不陌生,是Jorge Posada。2011年宣布退休之后,今年首次取得票选资格。生涯5次入选明星赛、5次银棒奖,2003赛季年度MVP得票第三,得奖纪录虽与其他“Core 4”成员相比过犹不及,论成就、关注度也不比其他三人。但379二垒安、275轰、1065分打点...等成绩,仍旧挤身伟大球员之列。

然而,I-Rod最终的得票率,仅仅只有76%,刚好跨过75%的入选门槛。尽管部分原因与禁药疑虑有相关,但如此一个重量级选手,竟只能勉强越过门槛,是否略嫌苛刻?而Jorge Posada,更以惨澹的3.8%得票率,惨遭BBWAA(美国作家棒球协会)拒于门外。尽管Posada的累积成就不出色,本就难以获选,但凭藉着“生涯纽约”与“Core 4”的响亮名号,不应当拥有更多机会?

更别提I-Rod 是继红人队传奇球星 Johnny Bench,首位在第一年便顺利入驻的捕手。大前辈们如大都会的Mike Piazza、博览会的Gary Carter,都沉浮了相当多年才借着逐年推升的得票率而获选。显见名人堂对捕手的要求略嫌严苛。

生涯长短不应是绝对标准

以往名人堂有着“3000安、500轰”或者“250胜、3000K”等潜在标准,这类的累积数据讲究的是健康、持久的生涯,一个decent 的球员若能健康打上二十个赛季,要达成如此的成就并非难事。

然而,HOF讲求的另个重点是“伟大的球员”,举凡宰制联盟的球技、明星般的魅力,也同样被列入考量。2015年的Pedro Martínez、2016年的Mike Piazza,两人的累积成就尽管不突出,但他们都凭藉巅峰期无人能比拟的顶级表现,成功获选作家们的青睐,入住古柏镇。

Pedro Martínez,巅峰时期无人能出其右的代表

为此,赛伯计量学家 Jay Jaffe 研发一套可综合累积数据与巅峰数据的系统-JAWS(Jaffe WAR Score System)。「JAWS」的计算方法如下:

一个球员的JAWS分数为 (生涯WAR总和+巅峰WAR总和)/2,其中巅峰的定义为其七个最佳球季(可不连贯)。

A player's JAWS score is the average of his career WARP total and his peak total [(Career WARP + Peak WARP) / 2], where Peak is a player's best seven seasons

有此作为基准,便可将球员的巅峰期表现纳入一定权重,以判定球星们究竟宰制了多少时间。

以 JAWS 为衡量标准

下表为两位球员与平均值的三项对比

球員/項目
TWAR
Peak
JAWS
HOFer Average
52.7
34.2
43.4
Iván Rodríguez
68.4
39.7
54.0
Jorge Posada
42.7
32.7
37.7


笔者找了一些成绩与Posada相近,但最后未能顺利入选名人堂的球员与之对比

Ted Simmons:生涯21个球季,50.1/34.6/42.4,首年不足5%失格

Thurman Munson:生涯11个球季,45.9/37.0/41.5,15年期满失格

Gene Tenace:生涯15个球季,46.8/34.9/40.8,首年不足5%失格

Bill Freehan:生涯15个球季,44.7/33.7/39.2,首年不足5%失格

若非Thurman Munson 的人生实在结束地太过突然,留下太多惋惜,恐怕也难以存活在作家们的心中整整十五年。其他三位,尽管成就与HOFer相去不远,但总在第一年便嘎然而止。这是在其他守备位置看不到的现象。许多被认为属于borderline 的球星,也大多陪榜多年才无缘获选,鲜有第一年即宣判kick out 的现象。捕手的情况着实应当检讨。

结语

当今以捕手身分获选名人堂的选手,仅有10位是透过作家投票的方式进入,与所有守位比较显得相对少。毕竟捕手的生涯本就短暂,成绩的累计较为困难,因此笔者认为应予捕手的成绩一个平衡的立基点,作家们在票选时也应给予borderline 的选手一些机会,不应在第一年便拒人于门外,如此才能建立较为公平的竞争空间。


From | 运动视界 × 強化玻璃